和杏

其实很懦弱。

极东 犹记君眉川 亲情向

犹记君眉川

文/和杏

“今年的第一场大雪像往常一样落在了黑桃王国。

“雪不算大,飘飘洒洒地却也是铺满了地面。天空是灰色的,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。

“这样的天气,不由自主的让心情感到压抑。”

王耀写下最后一笔,合上日记本,放回抽屉。他开始百无聊赖地看窗外的雪,瓷杯里的红茶还在袅袅的冒着热气。

就在王耀几乎开始发怔的时候,书房的门被敲响了。厚重的敲门声,是不多不少的三下。随后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黑发男子,只是站在门口,恭敬地说:“先生,布勒伯爵请您去一趟。是关于重立国王的事。”

王耀回过头,手中抚摸着还温热的红茶杯,淡淡的笑了,去还是沉默无语。良久,他放下手中的瓷杯起身:“本来不想去,布勒那家伙太能折腾了。”他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沉默了一会儿,又道,“算了,还是去一趟吧。黑桃王国好不容易安定下来,我怎么能任由他们胡闹。嘉龙,准备马车。”

被叫作嘉龙的黑发男子微微弯腰,出去准备马车。

而王耀则重新捧起红茶杯,望着窗外的雪,唇角牵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。

“黑桃王国怎么会垮下去呢,这可是我等他的地方啊。”

等王耀到达布勒伯爵的府邸时,他已经和几个伯爵子爵吵成一团了。当他们看到王耀,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争吵的声音。

王耀却没当他们存在,旁若无人地坐到了中间的主位上。

“王耀公爵,我也就不绕圈子了。我请您前来,就是为了重选国王。现任国王已经很久没有处理过国事了……”布勒伯爵似乎没察觉到王耀越来越诡异的笑意,继续说着些什么。

王耀接过佣人奉上来的红茶,漫不经心的吹了吹:“行了,布勒。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,我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?不要着急,就快了。总之,不会等到这个冬天过去。”

布勒伯爵似明白了什么,转过头对几位伯爵子爵致歉并派人送他们回去。不一会,喧嚷的大厅霎时间变得安静起来。

布勒伯爵收起了之前的温和面孔,严肃地看着王耀:“王耀,我是讲真的。国王他这么久不理政事,不会是你干的吧?”

王耀微挑眉:“不然呢,当然是我的主意。不过你不用担心,这只是计谋。过不了这个冬天,计划就会实施。”

布勒伯爵似乎松了口气,转而笑嘻嘻地看着王耀和他手中的茶杯。这不由得使王耀寒毛竖起来:“布勒,你不会是放了不好的东西在里面吧?”布勒伯爵只是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王耀将信将疑的品了一口茶,当这温热的茶触及味蕾时,他怔住了。

这茶是久久未曾尝到过的熟悉味道。

这味道触及到他的记忆和灵魂。

在他还年少的时候,收养了一个走失的少年。少年黑发黑眼,性子温顺无比,王耀对外一直称这是他的弟弟,本田菊。

本田菊自小很懂事,总是很有礼貌的叫王耀一声哥哥,也帮他忙里忙外。但是似乎本田菊不善政事,所以只是帮王耀忙些日常的事,也没有像嘉龙和濠镜一般能帮着王耀处理些事务。但王耀还是对他像对亲弟弟一般。

最让王耀赞赏的是本田菊泡的茶,味道是独一无二的,自己怎么也泡不出来那样的醇香。

这样的味道,正如王耀现在手里这杯茶。

“泡茶的人……在哪里?”良久,王耀才缓缓开口。

布勒伯爵笑着拍了拍手:“王耀,这茶,你还满意吧?”

“别废话,我要见……”就在王耀差点失了绅士风度的时候,一个身影从一扇门后走了出来。

“小菊……”王耀不由得放下了茶杯,快步走向那个身影。

他就是那个让自己一直等的人啊。

他回来了。

王耀一把抱住了本田菊,想问些什么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只是紧紧地抱着。

本田菊温柔的抱住他久未谋面的哥哥,黑色的眼眸中满是温柔和痛苦。

王耀放开本田菊,焦急地打量他。似乎瘦了,他的弟弟离开时还没有这么瘦,似乎成熟了,也似乎更沉默了……

布勒伯爵突然冒出来:“嘿,王耀,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吧?我可是立了大功呢。快,赏我一个吻吧。”说罢假意要亲上去。

王耀可没这功夫跟他开玩笑,一巴掌拍回去:“行了布勒,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事情我会尽快办的,你放心吧。”

布勒伯爵点了点头,调侃地说了句“不要有了弟弟忘了国家”就吩咐佣人送他们离开。

王耀正沉浸在相逢的喜悦中,并没有注意到本田菊一路的不正常的沉默。

林晓梅已经等在了府邸门前,迎接哥哥王耀的回来。

而下马车的人,竟然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,林晓梅不禁湿了眼眶,快步走上前拥抱本田菊,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“欢迎回来”。府邸的佣人们也没有更换过,见到本田菊虽然诧异,但还是恭敬地称他为少爷。

本田菊心里苦笑了下,自己算什么少爷呢?十年前的不辞而别,难道大家不怪自己吗?

闻讯而来的王嘉龙和王濠镜也分别拥抱了本田菊,转而和王耀去书房议事。本田菊则和林晓梅去一直为他准备的房间休息。

书房里的气氛格外严肃。王耀还沉浸在与弟弟相逢的喜悦当中,却被王濠镜泼一头冷水。

“哥哥,你不觉得很奇怪吗,”王濠镜轻轻推了下眼镜,“本田哥哥走了这么久,说回来就回来,而且当初走时也只是和我打了招呼。照他那么有礼貌的人来说,这点不合乎常理。而且他的眼神看着我们大家有闪躲。”

“这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?怕大家伤心所以不会特地让我们送别。眼神闪躲什么的,大家都分别这么多年了,没有生疏是假的吧?”林晓梅恰好安顿好本田菊,来到书房里却听见这么一番话,不由自主为本田菊说话。

王耀此时也稍微清醒过来了,不由思考些什么。

此时一只信鸽从楼下不知哪间房里飞出,展翅消失在茫茫的雪中。

“总之,他回来了就是好事。”王耀下了结论,“你们都去忙吧,濠镜留下。”

林晓梅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却被王嘉龙拉走了,留下王濠镜和王耀谈另外的事情。

“濠镜,我觉得,小菊你还是要查查的。这么多年了,就怕……就算是为了黑桃王国吧。毕竟,当初是红心王国的人带走的他。”王耀打破沉默,手中的茶已然冰冷。

王濠镜推了推眼镜,点头答应下来:“好的,哥哥,明天给你答复。”

王耀应了一声,然后陷入沉思。

小菊啊……但愿你不是为了红心王国而回来,这样我也好做一些。

但愿吧,我的弟弟。

夜深了,王耀还在书房中处理公务。过了很久,就连雪也停下了,窗外的喧嚣也变得寂静,王耀还在埋头工作。

书房的门被无声的打开了,是本田菊端着茶杯进来。本田菊一言不发,走近王耀,把茶杯放在书桌前,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王耀。

王耀……似乎和十年前不一样了。十年前的他,还是一个孩子,虽然也挑起了家庭和国家的重担,但是还是稚嫩的容貌,细细的嗓音,如今全都不一样了——面部线条变得硬朗,声音也添了一丝稳重与严肃。

王耀放下手中的公文,把眼镜摘下,温柔的笑意浮上他俊朗的容颜:“小菊,这么晚了,该休息了。”

本田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羞涩,摇摇头,表示不困。

王耀还说了些什么,而本田菊只是笑着,沉默无声。王耀似察觉出了不对劲:“小菊?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?”王耀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。

本田菊猛然抬头,眼神满是悲凉与苦涩。他拿过桌上的一张纸,一笔一划的写下令王耀心惊的语句——

“我不能说话了。”

王耀差点没拿住手中的茶杯,震惊地瞪大了眼睛,说不出一句话。

良久,他抱住本田菊:“回来,就好。不要担心,我会陪着你的。”

王耀看不见此刻本田菊的表情,怎么猜得到本田菊眼里的情感是如此的复杂,眼泪是怎样诉说着他内心的纠结与痛苦。

日子平静地过了半个月,本田菊并没有什么异常,王濠镜的调查似乎也没有了消息。

接下来的几天同往常一样,没有什么不同,最多是大家议论纷纷“公爵失散多年的弟弟回来了”或者是“公爵的弟弟是个哑巴”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话。王后知晓此事后,更是召见王耀。

在王后的寝宫里,王耀弯腰行礼,随后随意挑了一张舒适的椅子坐下:“王后,你找我做什么?”

纱幔后传来男人清爽的笑声:“王耀,你来了。我找你是为了我们这个冬天的计划。”一双白皙却骨节分明的手轻挑开了纱幔,从中走出来了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——他正是黑桃王国的王后,也是王耀的挚友,亚瑟·柯克兰。

王耀并未搭话,而是开始寻找些什么。亚瑟已经见怪不怪:“我那从方片王国寄过来的红茶已经喝完了,想要自己去找弗朗西斯要去。”

王耀泄气般的坐下。良久,他开口道:“亚瑟,这个计划可以实施了。十日之后吧。计划书已经拟好。”

“不会太早了吗?”亚瑟诧异道,“阿尔还没有确定人选。而且……”

王耀冲他挑眉:“绝对没问题,人选我已经和他说了,他也同意,不过是要你亲自去请。行了,阿尔会和你说的,我先走了。”

王耀已经走出门,而冬风已将他最后一句话吹进房间。

“我知道你担心什么。本田菊不会造成麻烦的,我保证。”

真正的寒冬降临了,信鸽的速度也减慢了下来,本田菊每天在窗边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。信件中也告诉他,他所能利用的时间不多了。

是时候了。

在王耀从王后处回来的第二天午夜,本田菊开始行动了。他在内心里默默对王耀说了声对不起——哥哥,对不起,但是不这样做我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,一辈子也无法安心的和你们生活在一起。

他趁着所有人都睡下了,悄悄走出房间。奇怪的是,一个人也没有。不容本田菊多想,因为时间不多了。他潜入王耀的书房,开始在黑暗中翻找。

几乎是没有困难的,他找到了王耀所有处理近期事务的文件备份。在黑暗中,黑桃国王、王后以及公爵的批准印章发着幽暗的蓝光。借着这一丝蓝光,他看清了文件标题——攻进红心王国详细计划。他匆匆把这份公文揣入怀中,准备离开书房。

在这时,书桌上的台灯突然亮起了光,从书架后走出一个人,正是王濠镜。他笑意盈盈的看着要仓皇逃走的本田菊。

“你这么慌乱是做什么?本田哥哥。不,也许,我该叫你王后,对吗?”王濠镜漫不经心地说着,仍然是笑着的。

本田菊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。

王濠镜是怎么知道的?

但是明显王濠镜不打算放过他:“王后,怎么不说话?恐怕哑巴的事情也是装的吧?为了国家出卖自己的哥哥,可真是一位合格的王后。”

“……不,濠镜,我有自己的苦衷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本田菊声音沙哑,脚步不由得向后退,“这件事不要告诉王耀,拜托了。”

“就当我还你以前照顾我的恩情,这件事,对大哥说了也没有好处。”王濠镜习惯性推了下眼镜,“你要走就走吧,我不会拦你。今天的事,我也会装作没看见。”

本田菊低声道了谢,慌忙逃出了府邸。

本田菊在寒风中好不容易顾上了马车,抱着怀中的公文跳上去:“去红心王国,要快。”

车夫慢悠悠地应了一声,但是马车的速度却不慢。这里离红心王国的确不远,快马加鞭的话,两天就到了。

在颠簸的马车上,本田菊疲惫的睡着了。他梦见了以前的事,以前还是在黑桃王国和王耀在一起的日子。

普通,但是温馨。

远处的天空刚泛鱼肚白,本田菊就被车夫叫醒了了:“王后,到皇宫门口了。”

本田菊诧异的看着车夫帽檐底下熟悉的棕色头发,但是也没时间多想,慌忙走进皇宫,脚步还有些踉踉跄跄。

此时国王路德维希正在批阅公文,见本田菊进来,不由得站起来迎接。本田菊却执意下跪,俯身在地。

末了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仿佛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。

我要背叛了啊……

终究还是这样。

路德看到的,是本田菊伏在地上哽咽着说:“国王,黑桃王国的机密,我已从……王耀处窃取。”

拾壹

路德大喜,安抚了本田菊以后准备作战。

在战争的前一天晚上,本田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明天就是与王耀正面交锋的日子,他心里总有一丝异样。耳边总也回响着路德说的“我们的约定完成,战争过后,我会放你离开”,以及王濠镜的那句“我不会告诉大哥”。

一切等到天明再说。

第二天清晨,本田菊穿戴好,与路德一同登上城西的护城墙。果然不出所料,黑桃王国的军队向这边进攻了。但是红心王国却无力抵挡,短短半月之内,红心王国就失掉了五座城池。

最后一战,战于波瓦。黑桃王国的将军主力善战,红心王国最终还是失去了抵挡的力气,战败。二国签署了不平等协约,红心王国割让八座城池。

本田菊穿着白衣,向路德辞别。骑士费里西安诺很舍不得本田菊,虽然当时红心王国以手中的本田葵来要挟本田菊,并且调查到了本田菊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天才政客,便要求本田菊做红心王国王后。

就连路德也这么说:“小菊,我原本说,如果你帮助我窃取到了黑桃王国的机密,我会放你走。但还是希望你能回来看一看,这里也有你的家。”

本田菊谢过,转身离开。

战争后的城市,格外荒凉。在废墟中,开出一朵当归花。小小的花朵迎风摇晃,却不显娇弱。

“小菊,你该回来了。”

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本田菊不敢相信——王耀来接他回家了。

本田菊连连后退,抗拒般的摇头:“不……”

王耀握住本田菊的手:“小菊,我都知道了,你回来的第二天,濠镜就把所有都告诉我了。没有拆穿你,也是尊重你的选择。你的苦衷我都明白。”

我都明白,你是为了回到我们身边,才窃取情报。

“回来吧,本田哥哥。”不远处,王濠镜、王嘉龙以及林晓梅都在向他招手。

本田菊微笑着蹲下身,摘下那小小的花朵,放到王耀手里——

“这是我的回答。”

当归。

很多年以后,所有人都慢慢老去,本田菊也不例外。暮年之时,他还是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,最后赢得了大家的原谅。

也与该庆幸的并不是自己的选择,而是自己有着这么好的家人。

小剧场

亚瑟去请斯科特来做将军指挥作战——

“喂,斯科特,要打仗了,你去帮我指挥作战。”

“不,除非你叫我一声好哥哥。”斯科特也是个骨灰级腹黑。

亚瑟盯了斯科特好久,最后脸色铁青的甩袖就走。斯科特连忙抱住亚瑟——“喂亲爱的弟弟你不要走啊我去还不行吗!”

这回轮到阿尔弗雷德着急了:“斯科特你不要抱我的亚蒂亚蒂只有我能抱啊!”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和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