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杏

其实很懦弱。

米英 残空·丽达与天鹅 (逆流症米)

文/和杏
·ooc
·此文中“逆流症”借梗于韩寒主编《我们从未陌生过》中阿缺的《逆流者》
·阿尔视角

“各位观众早上好,CW电视台新闻时间。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。”
“罗恩高速发生车祸,一辆载满货物的货车与两辆私家车相撞。”
黑发女子在摄像机前礼貌地微笑着。
“警察现已到达现场,及时处理。车祸原因是货车司机违章上高速且酒驾,造成悲剧发生。”
“货车司机已当场身亡。私家车中四人正送往医院抢救。”
“经核实,其中一辆私家车中伤员是……”
黑发女子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消息,顿了一下,眸中流露出痛苦,笑意僵在脸上。
“是,著名作家琼斯先生和SK国际传媒副总,柯克兰先生。”
“CW电视台现场记者,王春燕为您报道。”
1
阳光肆意又尽情地洒落在城市,企图给冷漠的砖瓦添一抹色彩。
金发的男子正酣睡着,阳光为他的面容平添一抹宁静,却无法让人忽视他颈间冒出的冷汗,以及略微苍白的唇。他的手用力抓紧了床单,口中也似在呢喃些什么。
“阿尔,阿尔?”亚瑟轻轻拍了拍阿尔的肩膀,“嘿,阿尔?”
仿佛惊醒似的,阿尔猛地睁开眼睛,蔚蓝色的眼里竟盛满了害怕——仿佛失去了珍宝一样的那种害怕。他坐起身一把搂过亚瑟:“……亚瑟,你没事吧?”

那绝对是场劫难。
那辆陈旧的货车载满了货物,迎面撞击过来,酒气也扑面而来。那司机仿佛失聪般,根本没有听见车鸣笛的噪音,直直地撞向他前面的那辆车。那巨大的货车因为惯性横扫过来,货物尽数掉落,全部砸下来。
阿尔根本来不及思考,也顾不得人们几近疯狂的尖叫求助声,转身护住副驾驶座的亚瑟,那些货物的坚硬的金属外壳打在阿尔身上,他几乎听见自己骨骼碎裂开的声音。而亚瑟因着货车的撞击已陷入昏迷,左眼眼角还流下鲜血。
“亚瑟……”阿尔只来得及留下这两个字,也昏迷了过去。

阿尔陷入回忆,痛苦更深,手中不由得将亚瑟抱得更紧。但他马上又放开:“亚瑟,有没有受伤?”说着抚上亚瑟的左眼,那里依旧是一片澄澈的绿。
亚瑟毫不客气地拍开阿尔的手:“什么受伤。你赶紧收拾,陪我去趟公司。”
阿尔直直地盯着亚瑟眼里那片纯净,似乎思考着什么。
为什么没事?
他明明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右手手骨断裂的声音,甚至摸到了亚瑟左眼流下的黏稠的血。
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他没有理会亚瑟的追问,摸出手机打算给王春燕打电话询问——春燕作为电视台的记者,重大事件定会播报,尤其是像罗恩高速那样的要道发生车祸这种事。
“嘿,燕子。昨天的车祸没事吗?”
“昨天?昨天没有车祸啊。电视台播报的只有斯科特的订婚仪式。”
怎么可能?
阿尔不由得愣住了,斯科特的订婚明明是在前天,2017年的1月17号,怎么变成了昨天?
那么,今天是18号?
发生车祸的19号呢?
阿尔挂断了电话。
2
这场病,猝不及防。
阿尔原本以为,这只是上帝给他的一次机会,一次重新拥有亚瑟的机会,一次让亚瑟不会受伤的机会。
可当他说服亚瑟不会经过罗恩高速而放心安睡的第二天,亚瑟告诉他,今天是斯科特的订婚仪式。
17号。
阿尔以为,这只是个梦。
可当他被迫回顾与亚瑟之前的生活,那吵架时的痛苦和温馨的甜蜜,都如此真实。
无所适从。
16号。
15号。
14号。
……
一切都重新经历,不管是痛苦,亦或者是温馨。阿尔不是没有想过改变,即使是要面对亚瑟真的受伤了的事实——他终是不忍心让亚瑟独自面对一切。
他迫切地想要回去。
他甚至在本应该交稿的那一天把稿子全部删除,但第二天读者仍旧在论坛里期盼着他的新作;他甚至跟人打架斗殴,即使头破血流,可第二天仍然在亚瑟温柔的呼唤中醒过来,开始“新的一天”;他甚至试过熬着夜不睡觉,可如潮的困意席卷而来,他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昏睡过去。
阿尔知道,可能回不去了。
“那亚瑟要怎么办……”
夹杂着一丝难过与绝望,悲鸣。
3
阿尔最终还是选择了接受。半年后,或者说半年前,他完全适应了——他不是个顺从的人,只是为了亚瑟,阿尔不想让他再受伤,便对亚瑟比以前加倍的好。
可他到底还是忍不住去访问了医生。
他也上网查过,但毫无头绪。仿佛根本没有这种病,一切只不过是他的臆想。
迫不得已,他去看了心理医生。
他向心理医生阐述了一切——因为有面具的遮掩,他几乎没有犹豫地和盘托出。
“你是说,逆流症?”心理医生似乎笑了一下,拿出他的医生执照,“我过上几个月,要重新考取这个执照了。”
阿尔几乎震惊,原来世界抛弃的,不只是他一个人。
“这种病,我之前在小说里看到过。逆流症,就是你的时间轨道与世界的时间轨道出现交叠退返。”
“能治吗?”阿尔原本不抱希望,可现在,蔚蓝色的眼里闪过一抹亮光。他很希望能回到那天,不想让亚瑟独自面对一切。
医生沉吟片刻:“能。据说,只要在对你影响最深刻的那天,按照最一开始的样子过,第二天你醒来,就能回去了。”
“对我来说,影响最深的就是下个月的11号。”心理医生环顾四周,“我那天将会救助一名老太太,她的儿子为了感谢我的帮助,把这家店面送给我,我这才得以自己开店,做我想做的心理医生。”
“你可以一个月后再来。如果我记不得你,那么证明这个方法有效,我已经回到了最一开始的那天。这些记忆,你可能会带回去,也可能不会。”
阿尔道谢,走出门去。
他摘下面具,感觉呼吸一阵舒畅,微风也沾染了喜悦。
“亚瑟,你等我。”
“不会让你为我难过太久。”
4
对阿尔来说,影响最深的,不过就是他开始真正和亚瑟在一起的那一天。
他证实那个“药方”真的有效后,便满心欢喜地等待着那一天。
阿尔成名时就是少年作家,才高中就崭露头角。而亚瑟亦不差,家族中虽人才辈出,他也是最优秀的那一个。
二人相识于大学的篝火晚会。一个是爽朗帅气的校篮球队队长,一个是沉稳俊朗的学生会会长,看似毫无交集,却又相见恨晚。
后来,亚瑟却慢慢疏远了阿尔。
哦,阿尔想,一定是他发现了自己的心意。
但当时亚瑟想的是,他竟然喜欢上了阿尔。
在大四毕业晚会上的那一天,阿尔迎来了人生中最让他难忘的时刻。
在阿尔拗不过大家,上去献唱了一首情歌时,亚瑟也被推搡着捧着鲜花上了舞台。亚瑟一改往日性格,破天荒的没有跟阿尔呛声,而是将花束送到阿尔怀里,沉声说出了他的爱意——这绝对是他最大胆的一回。阿尔先惊后喜,当场拿过麦克风发誓,此生定不负亚瑟。
现在回想起来,空气中都充斥着甜蜜的味道。
5
那一天终于到来。
阿尔早早地起床,开始挑选衣服——即使知道是晚会,他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最爱的人。
一切都没有差错。
还是那首深情的歌,还是那捧柔丽的花束,还是他脸颊上那抹熟悉的红晕。
“此生,我定不负你。”他上前拥抱了亚瑟。
话音刚落,怀抱中的亚瑟变的不那么真实,台下观众化为虚无,甚至连那灯光也开始朦胧起来。
一切,都变成了白色,他的怀中也早已无人。
他知道,他要回去了。
他绝对不会再让亚瑟受伤了。
6
“亚瑟。”低沉沙哑的声音缓慢地响起。
床上的阿尔睁开眼,首先看到的便是亚瑟趴在床边打盹的样子。他似乎变了样子,更成熟了。阿尔不禁有些心疼——让亚瑟等了多久呢。
“亚瑟,我回来了。再也不会丢下你了。”
亚瑟还在朦胧中,并没有醒过来,想必是照顾阿尔累坏了。
亚瑟下意识握住阿尔的手,口中喃喃着,似乎是梦话:“阿尔……你别走……”
傻瓜,我再也不会走了。
抱歉让你等太久。
阿尔勾唇微笑。
此生,定不负你。

END
其实本来想着写BE,让阿尔回不去的,但是又觉得甜一点好。
关于这个题目,丽达与天鹅,是叶芝的一首诗,非常有意思的一首。
接下来会努力写在阿尔昏迷的时间里亚瑟的故事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4 )

© 和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