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杏

其实很懦弱。

米英 Sentences(下)(精英米×组织英)

·ooc

阿尔并没有真的逮捕亚瑟——即使,代号Rick的亚瑟有极大的可能是kb组织的核心成员。

半个月后。
“没错,Rick已死。”阿尔面无表情,“是我的失职,没有来得及审问。长官,请您处罚。”
那位长官眯着眼略扫了一眼面前的阿尔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“……不是你的错。琼斯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“是,长官。”
阿尔还是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走出了办公室。
最高督察官?
只不过是找到亚瑟的工具罢了。

阿尔请了假,将亚瑟安置在一所海边别墅中。
他请来了从小跟着他的医生,安排了亚瑟的洗脑手术。
“少爷,您确定吗?有可能他一辈子也不会记起来这些。”克莱斯医生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阿尔微笑:“就是要他不记得。”那样的话,大概他们组织之间的仇恨纠葛,也与他们无关了。
“可是他已经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“无妨。”
克莱斯医生叹了口气。他再三检查已经准备好了的设备,走进了亚瑟的房间。

亚瑟低垂着头,安静地坐着,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“你好,我是克莱斯医生。”克莱斯医生走近亚瑟,向他伸出手。
就当他以为亚瑟没有醒过来,准备收回手的时候,亚瑟已经睁开森绿的眸子,抬起头,轻柔地握住他的手,牵起一抹笑容:“你好,亚瑟·柯克兰。”
克莱斯医生猝不及防地直视着亚瑟的绿眸,他的双眼失去了焦距。
亚瑟的笑容越来越温柔。
“这位医生,你是来干什么的?”
“给你做洗脑手术……”
“是阿尔弗雷德的吩咐?”
“是。”
“等会儿出去了,你要说手术很成功,病人很快就醒来,知道吗?”
“好的。”
亚瑟催眠了克莱斯医生。
并且成功了。

几个小时后,克莱斯医生走出房间,神情疲惫:“手术成功。那位先生一会儿就能醒来。”
阿尔深信不疑。他甚至忘记了午饭,激动地在房间前踱步——他的亚瑟回来了。
你可以认为他的想法有些偏激,可失而复得,他又担心亚瑟是放不下他的职业上的一切,他们会敌对。
房间里的亚瑟望着窗外。
“阿尔弗雷德。”
“笨蛋。”
“即使是整个kb组织,也不会比得上你啊。”
他轻笑。
亚瑟在这半个月中,在阿尔弗雷德的努力下,想起了以前的事情。
“不想失去记忆,我想带着欠你的岁月,更好地爱你。”

所以——
“你是谁?”亚瑟不动声色地看着面前的男子,却目光温柔。
“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,你的爱人。”
你遗失了多年的爱人。
END
忍不住续写了结尾。
还是甜的。
更偏向于英的自我牺牲那样的故事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50 )

© 和杏 | Powered by LOFTER